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莫言大师经此一梦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摘要:莫言大师经此一梦,如醍醐灌顶,竟自寻得一岸芷町兰之处,购得田园百亩,与渊明为伴,邀醉翁作邻,广邀天下寒士,那吕蒙正不知哪处拾得两大坨牛粪,欲作花肥,一边敲着莲花落一边兀自吟唱——“安得大厦千倾,庇得天下寒士俱欢颜。”一时间轰动中外,名冠古今,田园之中种下水仙,植上芙蓉,也竟惹的一如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子杳然而至,替蒋捷在低矮的茅檐下用一把油纸伞遮住了滴水的光阴。梁思成,林微因,周建人珊珊赴会,遂建一草堂,供文人士子居住,莫不快哉。草堂名:一曰“阅薇草堂”,二曰“聊斋”。 响午,一缕柔风,半盏清茶,一卷唐宋,独自 ,饮一杯薄酒,微醺,半梦半醒之间忽听得——

“发财了,发财了……”

“谁,谁在那里大呼小叫,扰人清梦。”

“前辈啊,小子莫言,得了个诺贝尔文学奖,发了点小财,意欲去京买套房子,想着终归有自己的房,因此高兴,声音便大了些,望先生见谅。”

“京城,居之不易,居之不易啊。”

莫言恍惚间发现来者竟是大名鼎鼎的白居易先生。

“想当初,先生一纸令洛阳纸贵,缘何今日先生却说京城居之不易。”莫言谦卑的问着。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行至云水深处,见一荷塘月色,在白莲这一发行价格为今年以来最高的发行价。在上市首日与红莲交接处,有一颗颗红菱,在月光下波光溢彩。

“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红菱。”不知是谁在烟水迷离之处漫无边际的浅唱低吟。

只听得一阵软语侬腔:“妹子,我俩便是归家,省的待会沉醉不知归路……”

在那接天荷叶连天碧的水天深处,一群鸥鹭斜斜展翅南飞。

“敢问莲舟之上,水波漾处,可是易安、慕容二居士否。”白居易微昂头颅,一缕长须随着万里荷花香阵轻微的飘,飘,飘……

“然也,然也,来者可是白先生否?”莲舟之上清音软语直逼荷香,余音袅袅在湖的波心里漾起一圈圈的漪。

“老夫正是白居易,忽闻得莫先生获得大奖,都属于很用心的一种欲京城购房,特来点化,想必居士应亦如是。”

李清照轻轻地低头,如临水照镜一般模样,欣赏自己美丽而又孤独的颜容,不经意间说了一句几百年后一个诗人的诗句:“谁,谁,谁,是谁窃取了我十九岁少女骄傲的心。”

“那即是如此,我们便结伴而行,可好?”

“正是,正是,得与白先生和莫先生一道前行,是吾之幸也。”李清照幽幽的说。

“什么,吾之幸也。吾将在茫茫人海里寻觅我灵魂的伴侣,得之吾幸,不得吾命,如此而已。”徐志摩顶着一头油油的的水草不知在哪一条柔河的波里突然涌现出来。

一群人便一边走,一边聊。

“白先生,前面疑是无路。”

“无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游在一旁答了一句。

半空中一阵霹雳,把众人吓了一跳:“路,从来是没有路的,只是走的人多了,便就有路了。”

“谁啊,这么大声响。”莫言看了一眼,随即便低下头恭谨的说:“周先生啊,你好,你好。”

不知不觉已至云水深处,见一草堂,上书“杜甫草堂”。

“走,且饮一杯去,散散这秋日的寒凉。”白先生掠掠自己的长须,向四周回顾。

“绿蚁新醅酒,试问一杯无。”草堂前一打杂的小二笑吟吟的开口便来了一句。

杜甫坐在堂屋的中央,沧桑的脸挂着落寞的笑,雨从茅草屋屋顶的漏洞一滴一滴的漏了下来,串成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珠子。

“左手年华,右手倒影。”郭敬明在一个角落里用45度角仰望天空,不知是不是想着那颗硕大的苹果会不会砸在他那幼小的头颅上,不知是不是会痛,或者是爱,也许,那只是一种爱与痛的边缘。

“我左手空明拳,右手拳明空。”老顽童周伯通“啪”的一拳打了过去。

“孔乙己捂着青黑的脸:‘回字有四种写法,你懂吗,读书人的事,你懂吗。’”说完便朝老顽童吐了一口浓浓的痰。

“浮城,浮城。”梁晓声在那里呻吟。

“你却是有浮城半座,如今我却是一座空城。”韩寒一边摆弄他的家什,一边用油花花的手擦着脸上的汗。

“韩兄,你却是笑我,谁不知钱兄有围城一座啊。”梁晓声瞅瞅钱钟书。

“围城,围城,都他妈豆腐渣工程,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城内的人想冲出去。”钱钟书用袖子擦了擦额前不知是汗还是水的东西恨恨的说:“再怎么也比不过六六同学。”

“怎么扯到我了呢,如果我心术稍是坏些,也许便不会再呆蜗居呢。”六六尴尬的笑:“倒是三毛姐姐,在沙漠里还有一套房子。”

“海子,你呢?”

海子一脸漠然:“我想有间房,我想有间房……”说完一头卧在冰冷的铁轨上。

一辆火车呼啸而过。

“王勃,你却是如何看待?”

“‘房价与物价齐涨,薪水共福利齐悲’王勃忧伤的脸上突然呈现一抹异彩,我却是欲往交趾。”说完一脸的兴奋,一如夕阳下那抹最灿烂的晚霞。

“顾城,顾城,你却是有何高见?”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顾城说完上半句接着用别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自语一样:“老板给了我微薄的工资我却拿他寻找大大的房子。”说完头低的像晚上的向日葵,耷拉着一动不动。

“瞧,那边有个傻子,就着那滴水的檐前坐到天明。”韩寒指了指蒋捷:“不是没钱吗,连个房子也没有,只好坐在那滴水的檐前傻傻的等。”

蒋捷用一双空洞的眼神,仰着头,用45度角仰望天空不知哪里飘来的云。

“三毛,三毛,快用金刚明沙,小四和小蒋好像中邪了。”姆妈在那里急的跳,一边狠狠地嚷着。

“我的姆妈,我哪有什么金刚明沙,虚云老和尚才有,撒哈拉的沙子倒是有一把,也不知有用无用,暂且一试。”三毛用一如既往的语调,随手抓起一把撒哈拉的沙子。

“诸位道友,子牙来也。”

只听得半空里环佩叮咚,清香慢慢袭来,只见一缕清风,半弯残月,一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老者盈盈独立小桥之上,风鼓荡着那硕大的道袍的袖,一弯残月在林子的深处渐渐隐现。

“无妨,无妨。”子牙看了看四维又看了看蒋捷,“清风,明月,速给同心家园胶囊一粒,无忧,无虞。”

“子牙兄,你封神演义有着莫大功劳,难道至如今也无房舍。”不知是谁在哪一个角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质疑。

“切,待得诸神归位,不曾小心,却没留自己一个居所,只剩下清风相伴,明月相随。”子牙说罢,仰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哈哈,笑声里充满了无奈与尴尬。

“姜兄即是到此,诸神自该退位。”

“莫,莫,莫,这岂不是东风恶,人情薄,诸位道友,暂且坐下,一议买房之事,如何。”子牙一付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说错了话,面前之人便会消失一般。

子牙即升宝座,便着各人各就各位,一一排班按序,忽然间,神目一阵抖动。

“清风,明月二童子,且去檐前滴水之处,更有何人不曾接待,速去,速回,速报。”

“是。”

“师傅,檐前之处一为蒋捷,自是守着檐前滴水的光阴坐到天明,另处一人,不知可否请见。”

“即到仙乡之处,想必不是凡人之辈,请进,请进。”子牙吩咐道友:“列队相迎。”

“请问这位道友,仙乡何处,姓甚名谁。”

“吾辈自是栖居洞庭之畔,湘水之滨,与屈子为伴,与立波为邻,天堂晓月是也,修学几年,无甚所得,不知怎的恍惚间误入仙境,谅解,谅解。”晓月即抱拳团团一揖:“海涵,海涵。”

“小友即是与屈子为邻,敢问屈子何为。”

“屈子身体尚是康健,只是为房子一事甚是焦虑。”

“那却是何如,现况如何。”

“禀仙师,屈子先生只为买房一事,不得计,便是问天,一直都写到九问,却也不知后事如何了得。”

“那你对房子之事如何看待。”

“爱,你去哪里了,遍寻不见。”晓月顺口便来了一句。

“谁说我周立波。”只见周立波梳得光彩照人的头发上还粘着几只摔死的蚂蚁的脚,一张英俊异常的脸衬托着迷人的立波式的笑,略微歪斜着头,右手屈起三指,用食指和拇指伸开做了一个八字形的样子,悄悄遮住了唇角一丝皱纹。

天地间一片惨淡,月亮不知隐到哪儿去了,瓢泼大雨骤然而至,在电与火的罅隙里只见一位老者一身庄稼汉的打扮,一只裤脚便是高些,一只衣袖便也是短些,沾满泥的手上正拿着一把镰刀,几束金黄的稻子。

“老夫周立波,有谁欺负我小老乡。”

“请坐,请坐。”一众道友客气的把益阳周立波往上拥。

忽然间,林微因与白落梅一袭白衣白裙,亦正如温软江南水乡那株清纯盛开的白莲,徐徐而来。

“人生只不过是一件华丽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张爱玲瞅了瞅她们纯白的裙,然后一如既往的照着她的镜子。

“寻溯,向青草更深处漫溯。”徐志摩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躲在一个角落,看着林微因,神情无比落寞。

“阿弥陀佛,人生若只如初见。”纳兰容若面无表情的看着徐志摩,又略带着点点的笑,似乎秋天的扇子里依然隐藏着莫名的悲。

“微因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你即是学建筑的,盖着那么多的房子,怎么就不送一套给妹妹呢。”白落梅半是调侃半是顽皮的说。

“落梅啊,你即是端坐磐石上,送你房子便是无用。”微因用食指轻轻地点着白落梅的脑门吃吃的笑。

“姐姐,即是不送给我,那也是可以送给他们呀,你看杜甫的房子正漏水了。”

“唉,你这小妮子,又不是不知道姐姐的难处,哪有那闲钱买房子呀。”林微因的脸颊上桃红朵朵,恰似人间四月天的来到,显现着黄昏的软。

“各位先生,在下陈光标,愿捐献房子一处,供各位学士居住,可否?”

骆宾王听得一声鸡啼,看看窗外,叱鸡司晨,天欲晓也。

“众位道友,天欲渐明,可欲归去。”

“谢姜兄临凡,我便欲乘风归去。”东坡一捻长须,飘然不见。

“石头,石头,我的石头。”三毛刹那间不见踪影,天上那七颗大勺子似的星星也忽然不见。

“这位小友,你道行尚浅,且如何归。”

“谢仙师,吾欲梦里独自归乡。”

“清风,明月。”

“在。”

“你等二人可得小心侍候易安居士,恐沉醉不知归路,切记,切记。”

“是,师傅。”二童子垂手而立,恭谨答言。

“仙师,小女子自是无妨。”说罢,独上兰舟,远处荷天相接处隐约传来“勿念,勿念。”

“即是如此,众道友,尘归尘,土归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忽闻得一声令响,天边晨星隐现,夜过也,东窗渐发频频白。

回程,见一骑匆匆而来。

“崔兄,你这匆匆样子,意欲何往。”

“今居仙界,闻得杜甫草堂有一胜会,商讨买房事宜,闻得房价稍低,也拟换茅房,只恐囊中羞涩,载不得许多涨。只是不知盛会如何,不知为时可晚呼。”

“今日盛会,业已落幕,兄台已迟矣。”

“唉,为什么我怎是慢了半步,错失这大好因缘。”崔护懊恼的神情令人无比心痛。

“崔兄何不题诗一首,以此应证兄台来过,这样可好。”

崔护欣然提笔,书诗一首——

今年别去此门中,

人面桃花不再红。

安得一间小茅舍,

东风不吹旧窟窿。

莫言大师经此一梦,如醍醐灌顶,竟自寻得一岸芷町兰之处,购得田园百亩,与渊明为伴,邀醉翁作邻,广邀天下寒士,那吕蒙正不知哪处拾得两大坨牛粪,欲作花肥,一边敲着莲花落一边兀自吟唱——“安得大厦千倾,庇得天下寒士俱欢颜。”一时间轰动中外,名冠古今,田园之中种下水仙,植上芙蓉,也竟惹的一如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子杳然而至,替蒋捷在低矮的茅檐下用一把油纸伞遮住了滴水的光阴。梁思成,林微因,周建人珊珊赴会,遂建一草堂,供文人士子居住,莫不快哉。草堂名:一曰“阅薇草堂”,二曰“聊斋”。

莫大师拟请俄国的那帮司机们中的那个高个子老头种上一排莫泊桑,养些许高尔基,弄些法国仲马,却终是害怕格玛丽特。米切尔飘然而来,飘然而去而呼啸了山庄,终至作罢,遂留半园至今,名曰“留园”。

共 4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奇异的穿越小说,文中众多名人从其原本生活的年代离开,穿越千年时空,飘过万里重洋,来到了现在这个房价高昂的时代,文章以“房价”话题为主线,戏说了文人想要一席之地的无奈与挣扎。小说语言精炼优美,浓缩的文字,经典的对白,极富功力。且文章人物众多,场面壮观,构思奇巧,布局巧妙。文笔流畅而又老辣,人物出场衔接自然,语言又极合场景,夸张的表达配合栩栩如生的语言,增强了文章的弹性与活力,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好文章,赞一个!【:古垒东边】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 :28:21 欣赏格格奇文妙作,耳目一亮呀!推荐共赏!谢谢赐稿墨香,祝创作愉快!顶了!

回复1楼文友:201 - 07:57: 4 感谢社长辛苦,格格问好!

2楼文友:201 - 14:16:10 想象丰富,穿越时空,精辟的语言,形象的描述,诗一般的意境,现实的缩影,房奴的悲哀。很好的小说,赞!

回复2楼文友:201 - 07:58: 2 云月哥哥辛苦啦,格格香茶奉上,还望常来坐坐哟!

楼文友:201 - 00: : 7 奇文妙思,天才之作。能把如此众多人物集中在这短短几千字里面,且妙语连珠,运笔自如,可见作者已深得文章之法。再顶一个!

回复 楼文友:201 - 08:00:24 社长辛苦!

4楼文友:201 - 12:58:46 祝贺格格再摘一精,墨香有你更精彩!

5楼文友:201 - 16: 9:54 康有为说,六经不能教,当以小说教之;正史不能入,当以小说入之;语录不能谕,当以小说谕之;律例不能治,当以小说治之。非常赞同康有为的这个观点。

回复5楼文友:201 - 08: 1:14 问好铁合

三门峡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景德镇看白癜风的医院
相关阅读
球哥也要赛季报销了詹姆斯的伤果然还没好
· 弃妃再难逑130失诺节能

弃妃再难逑 130.失诺此时的凌锦,正带领大军风尘仆仆赶到黑木城,按照行军的速度,他十日到底黑木城是正常的行军速度,无奈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