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卓悦是典型的明日复明日的人节能

时间:2020-10-28   浏览:0次

卓悦是典型的明日复明日的人。比如买东西,想好了明天去,到了明天依然这么想,直到急用了,才火急火燎去超市。奶奶常唠叨卓悦,这么大人了做事有个计划,别整天没心没肺的,迟早要吃亏的。卓悦的回答是现在的年轻人没事谁整天做计划,那多累呀?日子久了,反而练就了平日无计划,临危而不乱的魄力。朋友都说卓悦从容。

邵延峰便是受了卓悦这份从容的吸引,并在体会到的第一刻告诉她:“你怎么这么从容呢?”

“是吗?我倒不这么想。不过,大家都这样说。”

“你不仅从容,而且幽默——”

卓悦的两大特色都被看穿,只能说谢谢。但邵延峰接下来的话将卓悦马上吐出口的谢谢又喂了回去。

邵延峰说:“符合我的审美风格。”

这就让卓悦难为情了。你的审美风格?这话的味道不像调侃,倒像调戏。卓悦只好改口:

“是吗,别人也都这么说。”

还是前面的话,省去了“我倒不这么想”,但传达的却正是这层没说出来的意思。蜻蜓点水,你应该明白吧?

在卓悦的印象里,那应该是她与延峰的第一次见面。很久以后,在邵延峰执教的大学校园里,他告诉她并非如此。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

“我在你们出版社的一个新年酒会上,当时3年前的2011年12月好像是在走廊上和谁说话,我记得一个清新的声音,轻声说了一句‘hello’,我以为谁在跟我打招呼,回头看见一个女孩好像抱着一堆文件还是书,我想是一定又是我的热心读者要问我要签名了,可是没等我掏出钢笔,那个女孩已经笑眯眯从我身边挤过去了。

“我转身问我的老同学唐凯文,也就是你们出版社的老板,那个抱文件的女孩是谁,唐凯文告诉我她叫卓悦,新来的。

“那天直到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我才想明白你的‘hello’其实就是‘借过’的意思。我就想,多么奇特的女孩啊,问人借路都这么的聪明。

卓悦记起了那个酒会,那年冬天她还没毕业,在出版社做实习。那个高傲的邵延峰她当然知道,而立之年,文学教授,和凯文出版社老总唐凯文是老同学,交情笃深。但当时虽然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却未曾谋面,所以那晚跟谁借路卓悦是没有印象的。

然而邵延峰对卓悦却是印象颇深。学院里有不少女博士,自认对文字精通,借路也只是生硬的“借过”,仿佛全世界只有她才是斯文的文人。所以当再一次在出版社看见卓悦的时候,他便再一次被她折服。

当时唐凯文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邵延峰的新书书稿有个重要改动要给唐凯文看。这是他们两个人的老规矩了,一个写稿,一个校对。从大学的子风文学社认识,一直延续至今。唐凯文现在已是出版界的精英,邵延峰也在文坛小有名气。

卓悦当时已经下班了,拦住火急火燎的邵延峰说:“我们去机场追唐总!”一个实习辑,对文坛的大作家竟然用的是命令语气。邵延峰光顾着着急,倒没来得及计较。卓悦接着问:“司机去送唐总了,出版社还有一辆车但司机不在。你来开吧。”邵延峰盯着卓悦说:“好。”

最后是追上了。邵延峰问:“你怎么这么从容呢?”

“是吗?我倒不这么想,不过,大家都这样说。”

“你不仅从容,而且幽默——符合我的审美风格。”

“是吗?别人也都这么说。”

“如果今天追不上怎么办?”

“快递啊。”

“对啊,快递。看来着急能让人的智商变低。”

“邵老师不仅着急,而且着急的时候都顾得上风趣——”

当然,卓悦没有说“符合我的审美风格”,虽然心里已经这样说了。

邵延峰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那天会那么着急。是啊,邵延峰自认从容,为什么会那样没有逻辑呢?

因为任何人在感情面前,都是没有理智的。邵延峰也不会例外。

那一年卓悦二十三岁,邵延峰三十三岁。

邵延峰为了表示答谢,想邀请卓悦吃饭。这时邵延峰响起。接完,邵延峰转头对卓悦说:“去我家一块儿吃吧,已经做好了。”

餐桌上有邵延峰八岁的儿子邵思扬和“保姆”唐妈。后来卓悦才知道“唐妈”就是唐凯文的妈妈。

邵思扬倒是喜欢这个清秀的女孩儿,开口叫她“大姐姐”,唐妈赶紧纠正:“这是小卓阿姨。”

“小卓姐姐!”邵思扬倒是比邵延峰有主见。

“没有关系的,”卓悦说道:“这样吧,你叫我小卓,我叫你小邵好不好?”

“小邵不好听,为什么要这么叫呢?”

“因为你姓邵啊。”卓悦瞥见了邵思扬手里的勺子,“你这么大了还用勺子吃饭啊,这样吧,就叫你小勺儿好了。”

小家伙却拍手同意了:“那姐姐就是小桌子!”

邵延峰大笑。

餐桌上卓悦绝口不提孩子妈妈的事。邵延峰妻子死于难产,这个卓悦当时已有耳闻。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卓悦也不会晚上把奶奶一个人丢在家里,来邵延峰家吃饭。当然,前提是卓悦对邵延峰这个中年单身男人还是有好感的。虽然她当时对邵延峰的故事并不完全了解。

是的,她不知道邵延峰和妻子徐扬是青梅竹马,大学毕业后迅速结婚,白手起家。只是天不作美,幸福只是刚刚来临就要匆匆离去。妻子的离开让邵延峰悲痛欲绝,几乎忘记了徐扬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小生命。和唐凯文一起刚刚奋斗起来的事业也滚一边去!

那段日子,孩子几乎都是唐妈妈在带。邵延峰的父母远在湖南老家,身体都不好。唐凯文在大学暑假里为了“体验生活”,曾和邵延峰一块儿回过湖南老家,深知老人的不易。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唐凯文都没让邵家父母知道这件事。

如果卓悦早先知道邵延峰的这段故事,或许她就不会轻易去那样地欣赏邵延峰,更不会那样轻易地走近他。只是这些故事邵延峰从未提起,都是很久以后唐凯文讲给她的。

孩子周岁那年,邵延峰看望了妻子,买了她最喜欢的百合花。半夜回来接到昔日大学教现代文学的美女老师姜芮的。

“延峰啊,姜芮。”

“姜老师?”

“怎么样,考虑一下考我的研究生。”

“姜老师,是不是凯文跟您说什么了?”

“你呀,什么都要问个一清二楚。我想把曾经的得意门生重新招至麾下,还非要通过谁举荐不成?”

“谢谢姜老师赏识,让我再认真考虑一下。”

即便姜芮不说,邵延峰心里也清楚,是唐凯文跟姜芮“汇报”了自己的情况。

大学毕业那年,邵延峰和唐凯文这两个文学才子双双放弃了保研的机会。唐凯文是为了事业,而邵延峰是为了爱情。那时邵延峰和徐扬已经因为念大学而分开了四年,徐扬为了和邵延峰在一起,毕业后从遥远的城市奋不顾身地投奔他而来,邵延峰怎么可能说“徐扬你等着,我再念三年研究生就娶你”呢?

于是邵唐二人向美丽的姜芮老师告别,各奔前程。

没想到一年后徐扬出事,两年后邵延峰依然没有走出阴影。唐凯文急了,向姜芮老师求救。

美丽的姜芮老师一口答应下来。

邵延峰终于读了研,儿子由唐凯文带,其实是由唐凯文妈妈带。唐妈妈一人退休在家,反正没事做。

读研期间,邵延峰的第一部小说《来日方长》出版。卓悦也是那个时侯知道的邵延峰。那时,卓悦刚上高中。等卓悦真正认识邵延峰的时候,他已经是教授了。后来卓悦问邵延峰,为什么说“来日方长”呢?

“那并非我本意。其实,岁月苦短。书名只是为了积极向上,不至于太显悲凉。”

卓悦当时并不理解什么叫“岁月苦短”。那时她尚年轻,凡事没有计划,胡走乱窜地一心要追寻幸福,当然只知道来日方长。

还因为,那时她刚刚收获幸福。她收到了邵延峰送来的玫瑰花。

只是,深谙岁月苦短的邵延峰,自己却实践着来日方长。送完花,却再没有下一步行动。

那天邵延峰送卓悦回家。

“进来坐会儿吧。家里只有奶奶。”

邵延峰从来都只送卓悦到家门口,他当然知道家里只有奶奶,而且还知道见了奶奶就相当于见了家长。卓悦爸妈早年外出做生意很不如意,卓悦从小跟奶奶长大;现在爸妈生意兴隆,却错过了培养亲情的机会,卓悦依然只跟奶奶住。

“好吧!”

邵延峰不想让卓悦失望。既然她主动邀请了,必然是诚心希望他进去。

奶奶看到卓悦手中的玫瑰花,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瘦高的中年男人就是让卓悦整天叨念的那个“教授作家”。当然,“教授作家”是奶奶给邵延峰起的代号。她没见过他,只能从孙女口中得到对他的印象。

“奶奶,我把卓悦安全送回,完成任务了。”邵延峰礼貌地说。

卓悦就明白了邵延峰是不想进屋了。

“延峰,陪我玩了一天也累了,先回去吧。”

邵延峰顺水推舟跟奶奶道了别。卓悦的善解人意,让邵延峰愈加觉得她优秀。

所以邵延峰总是说卓悦你太优秀了。

觉得她优秀,就是喜欢了。可是这算不算爱呢?

邵延峰始终没有说过。是不肯说,不愿说,还是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卓悦猜不出来。

卓悦有时候也会悲观的认为:人和人之间,毕竟是两颗心的关系。或许只有在梦中,两个人才能坦然的面对。只有两颗心相遇,没有行李。于你唯我,于我唯你。

邵延峰的新书要到全国主要城市巡回签售。活动主要在大学,邵延峰的读者群在那里。

唐凯文安排卓悦随行。卓悦当然愿意。自认识邵延峰以来,他们似乎没有过太长的独处时间。每天早晚邵延峰必定要接送孩子上学,晚上倒是有时间,卓悦又要陪奶奶。出差了就不一样了,可以以正当理由不回家了。卓悦心里真谢谢她的唐老板。

是要谢谢唐凯文,因为这确是他的特意安排。从新年酒会上邵延峰追随卓悦背影的目光,到后来的机场送行,再到唐妈妈关于邵家餐桌的“间谍汇报”,唐凯文这么聪明的人,心里早已经明白了。诚心说,他是愿意促成这两个人的,主要是为邵延峰。人不能老活在逝去的人的阴影里,邵延峰需要尽快开始新的生活。

只是邵延峰纸上才子,本质却木讷,在女孩面前尤其如此。当初大学毕业娶徐扬都是唐凯文给铺好了后路,拉着他一块跑出版社,解了邵延峰成家后生活上的后顾之忧,邵延峰才勇敢的放弃考研,和徐扬成家。

唐凯文不得不在背后推一把。连卓悦生日的玫瑰花都是唐凯文替邵延峰买好的。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卓悦生日?”

“不要忘了,我可是她的老板。”

邵延峰明白一定是唐凯文专门查了卓悦的档案。邵延峰生气唐凯文又替自己做主,又知道唐凯文是为自己着想。当初回校读研,不也是唐凯文的安排吗?

卓悦收到快递送来的玫瑰花,幸福的都要晕倒了。她马上打给邵延峰,“学的挺快嘛,都知道用快递了。”

“下班后本人也会亲自赶到,等着我。”

邵延峰心虚,竟然没有说一句生日快乐。卓悦没有奇怪,因为那天根本不是她的生日。她的档案是错的,只添不过。

所以卓悦把玫瑰花当成了某种暗示,所以她邀请邵延峰到家里坐,所以邵延峰没有鼓励广大群众举报倒票行为进屋她只当是他不好意思还为他精心找了借口。

签售都是在大学校园或者高教区附近的图书城,很多大学生要求和邵延峰合影留念,都由卓悦根据邵延峰的意思婉拒了。邵延峰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卓悦当然知道。但是如果卓悦在念书时遇见邵延峰签售,她也会希望和邵延峰合影,那时她就很崇拜他。邵延峰不想把图书签售搞成歌手签售,卓悦尊重他的意见。在一次签售完毕之后,卓悦还是替一个很执着的女孩跟邵延峰求情,邵延峰不好推脱卓悦只好顺从。女孩走后,邵延峰跟工作人员借了相机,对卓悦说,我们出去走走。

滨海的小城空气很好,两个人在海边玩到很晚。

沙滩上,邵延峰说:“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

多久呢?卓悦心里问,但没有说出来。她是知道答案的,延峰指是的妻子离开以后。

卓悦心里说,没有关系的。如果延峰和自己在一起是快乐的,以前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和邵延峰在一起,卓悦也是快乐的。

“卓悦,你不要介意。”

“嗯?”卓悦明知故问。她只是想听听他前妻在他心中的分量。女人总是喜欢拿自己跟别的女人比较。

“和你在一起总让我想起徐扬在的日子。”

“徐扬?”

“我妻子。”

对呀,延峰的妻子,邵思扬的妈妈。卓悦一下子明白了思扬名字的含义,明白了邵延峰对妻子的心思。这一比,卓悦觉得自己是输给徐扬了。

卓悦当时不明白,当邵延峰向她敞开心扉,坦然的提起徐扬的时候,已经说明卓悦在他心里了。她更不明白,能这么坦然的跟卓悦说起徐扬,邵延峰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嫉妒让再聪明的女人也智力变浅而想不到更深。卓悦也不例外。女人总是希望自己独一无二,尤其是恋爱中的女人。而这种想法本身又和所有的女人无二。

回来卓悦整理照片才发现,他们互相拍了很多照片,但是没有合影。卓悦要求再出去照,邵延峰一笑:“怎么耍小孩脾气,这么晚了。”

卓悦是耍小孩脾气。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吧?

邵延峰当然不能怎么样,连卓悦自己都不能怎么样。怎么样呢,只能等下次了。

没有等到下次,卓悦奶奶出事了。

卓奶奶晚上洗澡不小心滑到在地,当时便失去了知觉,第二天隔壁李婶串门才发现。一想到奶奶在地上躺了一宿,卓悦就感到深深的心痛。为什么自己玩得连个都忘了打呢?

共 1024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卓:超高,不平凡;悦:高兴,愉快,亦可以理解为使愉快。文如其名,卓悦,的确是个不平凡的,可以使人愉快的女子。她与邵延峰几乎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只不过她眼里心里的第一次其实对邵延峰来说都是第二次,包括初识,包括爱情,也许正是这样的一种误差,冥冥中注定了他们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表面上看是卓奶奶的去世,让二人劳燕分飞,究其实,是两个人骨子里的不相容才导致了这样的局面,就如作者所言,假如……,只是说假如,那么事情可能就会完全是另一副样子,但,毕竟没有假如。读这篇文字,让我想到最多的几个词汇是,冷静,沉稳,理智。作者似乎就是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拿了一把寒光四射的手术刀,将一切的一切一一剖开,展现给读者,让人不但看到骨肉相连,更仔细的欣赏到每一条细致的肌理,而这种展示带给你的是全然的愉悦,而非别的什么。。【:上官欢儿】【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54:50 卓:超高,不平凡;悦:高兴,愉快,亦可以理解为使愉快。文如其名,卓悦,的确是个不平凡的,可以使人愉快的女子。她与邵延峰几乎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只不过她眼里心里的第一次其实对邵延峰来说都是第二次,包括初识,包括爱情,也许正是这样的一种误差,冥冥中注定了他们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表面上看是卓奶奶的去世,让二人劳燕分飞,究其实,是两个人骨子里的不相容才导致了这样的局面,就如作者所言,假如……,只是说假如,那么事情可能就会完全是另一副样子,但,毕竟没有假如。读这篇文字,让我想到最多的几个词汇是,冷静,沉稳,理智。作者似乎就是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拿了一把寒光四射的手术刀,将一切的一切一一剖开,展现给读者,让人不但看到骨肉相连,更仔细的欣赏到每一条细致的肌理,而这种展示带给你的是全然的愉悦,而非别的什么。再读禾木的文字,依然是不变的喜欢。问好。

回复1楼文友: 09:12:08 我是这样想的!问好朋友 ^_^

软肝片为什么可以软肝
脐贴治疗小孩肠绞痛效果如何
岳阳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
球哥也要赛季报销了詹姆斯的伤果然还没好
· 银行间债市利率出现普跌较好

12月20日(周四),市场交易较前日减少逾二成,各品种利率全线小幅下调。交割总额3160.53亿元,减少814.6亿元。其中,质押式回购交割面额2109.28亿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