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弃妃再难逑130失诺节能

时间:2020-10-28   浏览:0次

弃妃再难逑 130.失诺

此时的凌锦,正带领大军风尘仆仆赶到黑木城,按照行军的速度,他十日到底黑木城是正常的行军速度,无奈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又归心似箭,所以他用了短短五日的时间就到了黑木城。》し

“来得可真快!”容欢冷笑道。

容欢将大军扎在风城,与黑木城遥遥相望。

凌锦大军当天一到,就命人下战书,无奈容欢紧闭城门不出,凌锦只得命令收兵。如是数日,金华大军依然如故。

东周士气大涨,金华大军士气低落。凌锦知道时机已到,一鼓作气杀入风城。容欢不作反击,弃风城,退守清水城。

凌锦大怒,如此一来,已经去了十日了。

接下来攻城时容欢依然如故,凌锦出战,他紧闭城门,凌锦收兵,他背后偷袭。

凌锦干脆直接攻城,容欢死守,如黑木城是凌锦的底线,青水城是容欢的底线,双方僵持不动。但双方都知道,婚期越逼越近,双方都把全部精力留到最后几日。

凌锦每日,都会飞鸽传书给慕容嫣,每日一封,从不落下。

“已到明城,安好。”这是凌锦的第一封信。

“夺回风城,勿念!”这是凌锦夺回风城时的信。

慕容嫣看着信,心里充满疑惑,皇帝亲征,原来是这样的吗?古代的战场,远远没有《凉州词》上写的那么悲壮呀。她记得那首诗是这样写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她总觉得容欢与凌锦之间的这场战争,有些古古怪怪的。

“小姐,嫁衣做好,你试试看。”玉竹拿着大红嫁衣站在慕容嫣面前,一张小脸洋溢着激动和兴奋。

慕容嫣被一片大红晃了眼睛。微微一笑,“量身订做的,哪有不合适的道理?收起吧!”

只要那个人合适就行,一件嫁衣,有什么要紧?

玉竹想着有道理,忙将嫁主收好,小姐有了身子的人。不适合回来折腾。

七月十三日。原是凌锦预定的返程之日,容欢发起最猛烈的一次攻势,攻打风城。风城没有攻破。却绊住了凌锦返程的脚步。

七月十四日,凌锦约定与容欢在风城决战。容欢败回清水城,却一边令人偷袭黑木城。

七月十五日,慕容嫣收到飞鸽传书。只有两个字,“等我!”

此后。慕容嫣再也没有收过他的传书。

七月十六日,凌锦带着身边侍卫,偷偷从小路折返回京都。

“皇上,换马!”百部将快马交给凌锦。一路上凌锦快马加鞭,不知道换了多少匹马。

“皇上,歇一歇吧。明日就到京城了。”百部心痛地看着凌锦道。

“不能歇,容欢必有后招。”凌锦道。

两人转过山林。果然,前面一顶软轿施施然停在官路上,青粤打着大伞守在轿旁。

凌锦咬牙切齿,“百部,我还是中计了。风城中的容欢,是假的。”

七月十七日,慕容嫣没有收到飞鸽传书,她的心不有一丝不安。

“小姐,明日皇上人都回来了,还传什么书?”灵芝捂嘴笑。

“说不定皇上现在已经在宫里等着明日的玛格丽特女王向在场观众表示吉时了。”赤芍也笑道。

“不会,他若回来了,会立即来见我。”慕容嫣道。

“小姐挺了解皇上的。”灵芝格格笑着。

慕容嫣懒懒晒着太阳,任由她们取笑。

可玉竹还是发现,小姐看向院门口的次数比往日多了很多。

七月十八日,慕容嫣穿上大红嫁衣。

此时的东周明城,刚刚经过一场剧烈的混战。

容欢吐出一口血,透过茫茫的尸体,看向那头的凌锦。

凌锦擦了一下唇边的血,穿过茫茫的尸体,看向那头的容欢。

容欢身边所带精兵千人,只剩下他和青粤。

凌锦身边精锐千人,只剩下凌锦和百部。

容欢、凌锦两人都杀红了眼,青粤和百部也杀红了眼。

容欢与凌锦又双双对上一掌,各自退开后,容欢吐出一口血,凌锦倒退一体站稳了。

“凌锦,你的武功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容欢道。

“容欢,你深中寒毒,根本你不是我的对手,放手吧!”凌锦道,他掉头就走。

今日已是七月十八日,太阳下山之前他必须赶回京城,他最心爱的女子一定会披着大红嫁衣在等他。

容欢咬牙,用了最致命的一击,再次扑上凌锦。

正在与青粤大战的百部大惊,挡在凌锦面前,大叫:“皇上,快走。”

再不走来不及了,容欢是疯了。

凌锦拔腿就跑。

青粤上前,与容欢合力重伤百部。

“凌锦,你再走一步,百部就没命!”容欢喝道。

凌锦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来,瞳孔里射出血一样的光芒来。

“皇上,不要理会属下,快走。”百部大叫,他想咬舌自行了断,青粤一掌将他拍晕。

凌锦心中天人交战,一边是百部,一边是慕容嫣。他转过身往京城的方向跑了两步,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百部不是一般的侍卫,与他自小长大,两人情与手足,他做不到。

“凌锦,你还是心软了。”容欢笑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凌锦,缓缓道,“嫣儿一定穿着大红嫁衣,等待着吉时了吧?”

凌锦回望京城的方向,顿时心如刀割。

他注定,要负了她。

那个重诺的女子,她一定会等他的。当她望穿秋水,等不来要等的人,她、她会是如何的心痛?

凌锦一步步向容欢走去,每走一步,他觉得象踩在刀尖上一样疼痛。

此时的暴龙。正在没命地往东周的方向赶来。

一路行走,到底跑死了多少匹马,他已经数不清了。到底有多少个日夜没有好好休息,他也记不清了。他倒时每顿饭都吃得很好很多,只要这样,他才能保持充足的体力。

半夏看着衣衫凌乱、胡渣满面的主子一阵心痛。

忽然,暴龙从马上栽了下来。

半夏大惊失色。飞奔上前去接他。

“无事。我只是太累了。”暴龙道,”拿绳子。”

半夏大骇。

“把我绑紧在马上,就不会掉下来了。”暴龙道。

半夏眼睛一酸。悄悄转过脸去。

忽然,暴龙停下绑绳子的动作,紧紧盯着前方,“半夏。那是什么?”

半夏一喜,激动地道:“没错。太子,那是东周的官道。”

暴龙干涩的眼睛放出夺目的光芒,他忙问,“今日是几时了?”

半夏低头道:“七月十八日。”

暴龙眼里所有的光芒瞬间暗淡下去。

慕容府宾客盈门。

吉时。慕容嫣装扮完毕,穿着大红嫁衣站在慕容府门口。所有该来的人都来了,唯独没有她等待的男子。

吉时已过。宾客散去。

慕容嫣一直站在大门口,固执地望着街上的那头。仿佛下一刻,那个约好来迎娶她的男子会穿着大衣红、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那一头。

“小姐,这儿风大,回去吧!”玉竹抹着眼泪道。

“玉竹你真不懂事,今日是小姐的大吉之日,怎么能流泪?”灵芝强笑着数落玉竹,她的泪水却吧吧地往下流。

赤芍手中的鞭子直接甩到门口的石狮子身上,她真想甩凌锦两鞭,管他是不是皇上。

过了今日,小姐又一次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

“他会来的。”慕容嫣回身对三个丫头笑,“他说过今日来,就一定会来。”

“牵马来。”她说道,“我要去城门口等他。”

马牵来了,慕容嫣跨上马,往京城大门口奔去。

那里,是凌锦归来的必经之路。他若回来,第一眼就会看到她。

京城大门口,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身姿站得笔直,她只朝着一个方向张望,定定地张望。

可惜,那条归途,一直没有她要等的人出现。

太阳从东边升起,慢慢地从西边坠落。

女子依然固执地站着,她在等!明知道那人不会出现,她依然在等。等得久了,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她要等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承诺。

他说过,“慕容嫣,我凌锦在此许诺,七月十八日一定回来迎娶你,绝不负你。”

她的身后,红霞漫天,点点霞光照着她一身大红嫁衣,是如此的光彩夺目,如此的惊艳美丽,却又是如此的令人揪心。

站在不远处的凌辰双手紧紧地握着,心里的痛一点点切割着他的心,当日,她也是如此固执地等待他的吗?她痴痴地盼望,想不到等来的却是他的一纸休书。

未嫁先休!

此时此刻,凌辰的心情无比复杂,他既希望女子能等到要等的人,又希望她不要等到。

路边的钱齐一边不耐烦地踢着石子,一边把凌锦骂得狗血喷头,该死的凌锦,为何还不回来?你知不知道嫣儿正在等你?你以为你是皇上,就可以让人等那么久吗?

漫天霞光燃尽它最美丽的时光,逐渐暗淡下去。

天边最后一朵红霞散去,霞光尽失,大地渐渐坠入黑暗。

“嫣儿,回去吧!他不会来了!”凌辰上前道。

“他一定会来!至少给我送来一纸休书!”慕容嫣喃喃道。

凌辰心里钝痛,唇角抖得说不出话来。

他回身,快步离去。

“嫣儿,那混蛋一定会来的,我陪你一起等他。”钱齐上前道,他席地而坐,眼睛不眨眼地望着前方。

天边的鱼吐白渐渐从地平线升起,钱齐被冻醒了。

他居然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香。

不远处的三个丫头,也抱成一团睡着了。

只有那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依旧站得笔直,还在痴痴地张望。

她整整等了一夜。

钱齐又痛又怜,却无济于事。因为他不是她要等的那个男子。

“嫣儿……”钱齐轻声唤她。

慕容嫣向他看过来,“你醒了?我饿了!”

钱齐故作轻松地笑道:“走,我带你去大吃一顿。”

两人策马进了城。

凌辰忙将自己的身早在NBA正式宣布停摆之前子隐在暗处。

她足足等了一夜,他也足足等了一夜。

不一会儿,钱齐、慕容嫣已坐定在会仙楼的包厢中。

“店小二,来一大壶酒。”慕容嫣扬声道。

酒?

这一大清早?

店小二以为听错了,眼珠骨碌碌望着两人,女的穿着大红嫁衣,男的是锦衣玉食的贵公子,怎么看怎么象拐了人家新媳妇一起私奔的小情人。

“还不去?”钱齐喝向店小二。

“客官,是要酒吗?”店小二问。

“是,来一大壶。”钱齐道。

“这一大清早……”店小二话还未说完,钱齐已经踹了他一脚。

“谁说大清早不能喝酒?”钱齐怒道。

“能!能!”店小二痛呼着站起来,陪笑道。

“还是来一大壶……水吧!”慕容嫣道,孕妇是不能喝酒的。

水?

还要一大壶?

店小二又糊涂了,不过这回聪明没问,很快端了一大壶上来。

慕容嫣举壶就饮。

店小二瞪大眼,喝个水而已,要不要这样牛饮呀?

钱齐看着又是心痛,又是怜惜,心里将凌锦和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再来一大壶,水!”慕容嫣放在壶道。

店小二觉得自己不知应该如何反应了,忙笑着应道:“是,马上来,一大壶,水!”

两人吃了早膳,就一直沿站街心走。

“嫣儿,你想哭就哭出来吧!”钱齐小心翼翼看着慕容嫣道。

“阿齐,你想娶我吗?”慕容嫣抬眼看他。

钱齐一愣,被那双清冷的乌眸看得心脏扑腾扑腾地跳,“想,做梦都想。”他很久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们成亲吧!”慕容嫣看着他道。

钱齐脑中轰的一声响,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他有点被狂喜砸晕了。

“嫣儿,好。”钱齐高兴过度,变得呆呆的。

“我怀孕了!”慕容嫣看着天边飘浮的白云道。

“我要当爹了?”钱齐笑道,他对慕容嫣这种买大送小的事情一点不介意。

“是的,你要当爹了!”慕容嫣收回目光看着他,“阿齐,若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

“嫣儿,你真傻!”钱齐笑道,他怎么会不愿意呢?只要她高兴,将他这条小命拿去也行,何况是附带一个小小的包子这点小要求?(未完待续)

...

脾虚的宝宝怎么调理
碧凯保妇康栓贵吗
广州白斑医院
相关阅读
球哥也要赛季报销了詹姆斯的伤果然还没好
· 银行间债市利率出现普跌较好

12月20日(周四),市场交易较前日减少逾二成,各品种利率全线小幅下调。交割总额3160.53亿元,减少814.6亿元。其中,质押式回购交割面额2109.28亿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