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虚实战纪二十九汇合

时间:2020-05-10   浏览:1次

虚实战纪 二十九、汇合

“‘血宠’是顺着口鼻或者伤口无声无息的钻进去,不会有任何痛觉,一般人甚至都无法察觉,而‘掘蛊’就没这么聪明了。”

顿了一下,廖蕾虽然像是在抱怨,语气却阴森森的,似乎还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一旦发现‘血宠’在生物内部,‘掘蛊’就只会挑‘最短的直线距离’前进,它们会硬生生的从皮肤开始挖掘通道,直到找到‘血宠’为止,所以才会叫‘掘蛊’。”

听见他的话,张龙潜和南宫飘都吃了一惊。

廖蕾还是开心的笑着,只是那笑容阴森得不像样子,连张龙潜都感觉有些瘆人了,只听他愉悦的补充道:“而且掘蛊和血宠一样,除开廖家特殊的法术以外,任何法力灵力都没办法杀死或者阻挡它们。”

几人这才明白,廖蕾的方法就是让王觉汇受蛊虫影响,因痛苦而无法专心去用出那个炼化的手段。

南宫飘究竟比较心软,他迟疑了一下,问:“这……会不会太残忍了?”

“残忍?”看看逐渐恢复的张龙潜,廖蕾都眼中是不曾动摇的阴冷,“他欠我们那么多,这只不过是一点利息罢了。”

想起王觉汇的所作所为,南宫飘立即沉默了,他也并不是想为王觉汇说话,只是心里不太喜欢这种折磨人的做法而已,不过比起朋友的安危,这却又微不足道了。

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不是廖蕾,中了金蛛剧毒的张龙潜和苍炎恐怕早就变成两具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了。

见南宫飘脸上的神色很快变得不再犹豫,廖蕾轻轻点头,起身看着苍炎和张龙潜道:“你们也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去找小魅姐吧。”

对这个提议三人都没有意见,廖蕾又询问了一下,得知苍炎虽然恢复得差不多了,但仍旧受到金蛛毒的影响现在还无力大范围感知,于是他给每人下了一点能够帮助他们彼此联络的辨灵蛊。又互相说了一下去过的山,把这些山头剔除在外后,便准备分头行动。

临走前廖蕾想了一下,又取出三个小晶瓶。往里面各放了几滴自己的血,递给三人道:“要是遇到什么不知道的剧毒,把它喝下去。”

三人伸手接过,虽然都有些疑惑这传闻中的剧毒之血怎么能够解别的剧毒,但是时间紧迫便也没有人问。约定好找到邱魅就利用辨灵蛊互相通知之后,南宫飘和苍炎就率先朝两个方向离去。

廖蕾在原地回想着记载中各个山头的特点,思考邱魅比较可能去哪里,随口问身旁还在的张龙潜道:“还不能飞吗?”

感觉体内原本凝固一般的法力在迅速松动,张龙潜点了下头:“再等一下就好了。”顿了一下,她看着沉思中的廖蕾,轻声问:“廖蕾,你的血……真的是剧毒吗?”

闻言廖蕾微微一愣,抬头却看见张龙潜一脸认真,眼中没有丝毫迷茫。

如果说能解金蛛的剧毒是恰好应了“以毒攻毒”。那这样子的毒血应该是不可能解其他毒的,可是廖蕾却把自己的血分给三人,一副能解所有毒的笃定语气,这明摆着与传闻不符。

轻轻眯了下眼睛,廖蕾道:“确实不是。”

“那,是……”张龙潜轻轻开口,似乎是在询问,但她心中却已经隐约猜到了真相。

恐怕,是与传闻相反吧。

知道张龙潜已经猜得**不离十了,但廖蕾还是不想提及。脑海中掠过一些浑身染满鲜血的身影,他摇头叹道:“是什么都不重要了,能帮你们解毒就行了。”

看着廖蕾脸上罕见的一丝惆怅,张龙潜便没有再问下去。

大约一分钟后。感觉恢复的法力已经足够短时间的飞行,张龙潜便岔开话题,向廖蕾询问了几座毒物比较少,邱魅可能选作落脚点的山,她便踏入风中,乘风而起。廖蕾也飞向了另一座山头。

“万一遇到了宋霖或者王觉汇就立即通知大家,同时在原地隐匿身形,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又在各人心中叮嘱了一遍之后,廖蕾的声音才彻底安静下来。

张龙潜算了下时间,他们来到猨翼山已经有四个多小时了,剩下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要是在这期间都没法解开那个禁神环的封闭的话,那么通道必然会受到阻碍无法正常开启,他们能回去的概率就会十分不容乐观。

“还有一个多小时……”

轻声自语着,张龙潜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除了苍炎以外,其他三人虽然都能飞行,但没了囊括整个学院的洪荒大阵增幅之后,他们的飞行法术所能维持的时间都很短,所以到达一座山头后三人都得停留一段时间稍稍恢复法力后才能继续飞行。停留的这段时间内,感知灵敏的张龙潜可以利用感知迅速的查找,但南宫飘和廖蕾就必须多走一些地方了,虽然他们也可以用探查法术,但眼下局势紧张,法力自然是能节约一点法力是一点,他们便宁可多走几步。

于是,渐渐趋于完全复原而能够瞬间感知整座山头的苍炎就成了速度最快的一个。

不过,找到邱魅的却并不是苍炎。

“找到邱会长了,快过来!”

南宫飘那有些急切的声音在三人心中响起,他们立即依靠辨灵蛊确认了南宫飘的位置,而后便急忙聚了过去。

邱魅在一座仅有植物的山上静静的坐着,她原本是要在这里等到离开前半小时,然后去寻找进来的六个学员集中离开的,可是,天空的异变让她不安起来,随即她毫不迟疑的使用“圆光术”查看状况,同时也探出感知试图寻找其他学员,南宫飘就是被她那蕴含着呼唤意味的波动吸引过去的。

几人很快就循着南宫飘的位置赶了过去,就见南宫飘和邱魁站在山上最显眼的地方,看见张龙潜几人出现了南宫飘立即挥起手来,而他旁边的依旧是一副淡然清丽的模样,丝毫没有慌乱,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清楚眼下的情况了。(未完待续。)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办
益母颗粒一般吃多少天
益母颗粒可以催月经吗
相关阅读
中国移动称微信占用过多资源
· 中融信托再获中国优秀信托公司评选双料大奖工业

6月27日,由《证券时报》举办的“ 2018(第十一届)中国优秀公司评选”结果出炉,凭借优良的经营业绩、诚信的品牌形象、稳健的资产管理、审慎的风险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