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王牌废柴第十七章好像被耍了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王牌废柴 第十七章 好像被耍了

临焉呆呆地站在原地,心中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原本只是想搞些破坏,结果夏青丝中毒,后面又冒出来一个白隐,让他一时间忘记了方才偷偷埋为什么我该辞职?下的生滞粉。

完了,这下弄巧成拙,计划全都泡汤了。

“你……”想到此处,临焉顿时回过神来,没好气地指着白隐说道:“都是因为你!”

生滞粉可以让植物恢复到初生状态,还能将植物的生长速度减缓十倍不止,那可是他们七彩云雀一族才能研制出来的奇粉。

若是在药效彻底发挥作用后,不能及时注入灵源,生滞粉就会引爆,威力虽然不大,声音却很响亮,而且足以炸毁十平米左右的植物了。

临焉的计划是利用生滞粉,让一种名为苦心花的鲜花延缓生长,那样的话,缺少了苦心花的协调,夏青丝便没有办法再酿制出之前的那种苦酒了。

没了四条腿的不敢吃、长翅膀的不敢吃苦酒,苦酒断粮,道空一定会按捺不住,说不定到时候就会亲自过来找夏青丝了。

可是现在居然弄巧成拙,这下估计仅有的十几株苦心花都被炸的支离破碎了。这一切都是因为白隐,都是白隐造成的!道空前辈,你若要怪罪的话,千万别找我啊。

“生滞粉是你自己埋下的,与我何干?”就在临焉又气又无奈之时,白隐却是说出了一句让临焉想要吐血的话。

什么叫与你何干?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吗?这明明就是你的错,你居然还如此自然、干脆地出卖了他,简直太……

“你……!”临焉想要反驳,然而,实在是无力,因为白隐说对了一半,生滞粉的确是他埋下的。

“生滞粉?”夏青丝神情一震,连忙往里面跑去。

她阅历浅薄,知道的东西不多,但是不巧,这所谓的生滞粉,她还真是听道空说过两次。

难怪刚才会有爆炸声,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临焉这小子企图要炸毁她的花啊。哼,这个临焉真是跟白隐一样的可恨!

苏璃不解地盯着临焉,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原本应该是想减缓鲜花的生长吧?这有什么用?难道这样就能逼出道空前辈吗?

洛小倩眉头微蹙,临焉是什么时候埋下的生滞粉?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这小子动作够快的。看来是她当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苏璃和夏青丝的身上,所以疏忽了临焉吧。

“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略做思索,苏璃终于开口,有些头疼地问道。

他刚替夏青丝出气赢了白8月18日隐,现在临焉这小子又给他出幺蛾子,就不能让他消停会吗?唉,做女人真难,做个不男不女,还不是太监和人妖的人更难。

“这里的花可以酿制出苦酒,但必须要有苦心花做引,夏青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上一坛苦酒去找道空前辈,我这不是想……”临焉尽量长话短说,然后还是没能说完。

“临焉!”夏青丝打断临焉的话,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指着临焉说道:“你干得好事!”

“我……”

“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苦心花?”夏青丝再次打断临焉,两眼圆瞪,恨不得立刻把临焉给瞪死。“本来再过两天我就可以给道空前辈酿制苦酒了,可是你把我的苦心花全都毁了,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再酿制苦酒了。你赔我的花!”

临焉一脸无奈和苦笑,他拿什么赔啊?苦心花的绽放周期总有变化,少则七八天,多则一两个月,而且还很难寻找花种,他可赔不了。

要是别的花还行,苦心花就……

“璃哥,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临焉无言以对,只好凑到苏璃耳边求救。

“放心吧,青丝是不会杀人的。”苏璃低笑着说完,身体横移几分,而后目光转向夏青丝,邪笑着说道:“青丝啊,这小子确实做得太过分了,你尽管拿他出气,他是不会躲,也不会还手的。”

虽然临焉没有解释完,不过他已经明白了临焉这么做的原因,他无非是想把道空给逼出来。

嘿嘿,让你小子总是自作聪明,搞神秘,你要是早点把你的计划告诉他和洛小倩,至于整成现在这个样子吗?这次非得让你长点记性不可。

听到苏璃的话,临焉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白隐差点害夏青丝丢了性命,都没见苏璃这般大气,而他只是炸毁了十几株苦心花,就要被夏青丝虐待,璃哥,你是不是有点,哦不,是太偏心了吧?

“临焉,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要站权重跟排名不能划为等号;就像PR排名对我负责!”夏青丝微愣片刻,快步走过来,一把揪住临焉的耳朵,出口教训间,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道:“不对,应该是对我的苦心花负责!”

“大姐,这个我真得负责不了,要不……”临焉苦笑着扫视一眼在一旁看热闹的苏璃、洛小倩、白隐三人,而后讪讪地说道:“我还是对你负责吧?”

“你想得美!”夏青丝气得直跺脚,这小子太过分了,连道歉都要占她的便宜!

“疼疼疼!”临焉连叫几声疼,哭丧着脸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夏青丝要是再不松手,他的耳朵就得瘫痪了。

“你赔我花,不对,是赔我酒。”夏青丝嗔怒着说道。

苦心花的花种很难寻找,就算临焉能够侥幸找到,也会耽误了酿酒的时间,所以最稳妥的方法还是直接让临焉陪酒。

“大姐,这个我可赔不了。”临焉十分尴尬,苦笑着说道:“市面上的酒都是辣的香的,你让我去哪给你找一坛苦酒啊?”

他真搞不明白,道空前辈为什么偏偏喜欢喝苦酒?就算是啤酒、鸡尾酒,甚至是纯净水也比那个要好喝的多吧?都说借酒消愁,道空那么喜欢喝苦酒,莫非是有什么苦恼?

“我不管!”夏青丝嘴巴嘟起,手中力度变得更加大了几分。“你要是还不出酒来,我就……我就把你的耳朵拧成麻花!”

“啊?”临焉心头一震,连忙求饶道:“大姐,哦不,姑奶奶,我错了,就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我虽然不能还你酒,不过……”

吞吐半天,临焉灵机一动,指着苏璃说道:“不过璃哥会酿酒,说不定他可以帮你酿出一坛苦酒来。”

璃哥,是你先不仁的,那就别怪他不义了。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苏璃淡然的笑声落幕,临焉顿时呆若木鸡,他……好像被耍了。

郑州妇科医院哪好
海口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湖州男科不孕不育哪家好
相关阅读
富士康新招约万人为生产下一代
· 三娃走进电梯营养

三娃走进电梯,恨不得立马飞到财务室。年底领工淘汰落后型号的印花机、热熔染色机、热风布铗拉幅机、定形机资了,总经理室另发奖金,据说还要考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