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玄天战尊第章还有天劫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玄天战尊 199.第199章 还有天劫?

当冰麒麟成功渡过六劫境后,那山渊之下的修者纷纷将视线向着那逐渐平静了下来的天溟湖凝视而去,那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戴娇倩双眸子中皆有着难以掩饰的期许之色浮现而出。

呼!

众人的视线还没有完全凝聚在一点,随后一股磅礴的气息波动便好像是飓风一般从那湖底席卷而出,一股摄人心魄的精力波动随着山洪一般喷薄而出。

“这是?”徒然传来的精力波动让得众人心头一震,皆是露出错愕之色。

“那是!”便在众人为之惊诧时,一个修者指着山渊上的虚空,瞪大着眸子,吼道。

在山渊之中,原本随着冰麒麟渡劫成功,那劫云已经消散气息压迫俨然不在,有着浓郁的寒元之气弥漫开来,形成一片寒气之海,可现在那寒气在疯狂的消散,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好像是乌云一般在头顶笼罩而来。

“是劫云!”

“怎么又有劫云?”

“是谁要渡天劫了?”抬头望去,却见那山渊上空,有着一片劫云正在悄然凝聚,那般天地之威扩散开来,使得众人眼角都是不由抽了抽,惊诧之声在这片山渊之下瞬息哗然般传出,难以掩饰的是心中的那股震撼。

“这天劫的气势,似乎便不强,应该是二劫境界左右!”

“莫非是韩师兄?”

“应该是他,他神体双修,已经渡过了一道天劫,是阴神境修者!”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太好了,如此说来韩师兄应该是安然无恙,还有所突破了!”闻言八大宫府的修者心念转动,眉头舒展开来,不由露出了惬意的表情,心中皆是暗暗舒了口气,那种感觉,就像似在这刹那间,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全身的神经都是得以放松了起来。

“这家伙要渡天劫了么?”叶翔挑了挑眉,凝视虚空时不由深深吸了口气,呢喃道。

“还真是个让人难以琢磨的家伙啊!”叶家的修者也是不由砸了砸舌,如今瞧来,这青年及他所统辖着的人马,那般综合实力也是可以让雪域之中一些家族为之忌惮了啊!

轰!

在众人的议论之下,山渊上空,惊雷响起,一道劫雷便是撕裂了天际,当空劈下。

嗡!

光华闪烁,一道劫雷携带着无上天威,一举撕裂了那寒气缭绕的天溟湖,随后破入那湖底深出,当闷响传出时一声咆哮之声也是在这片天地间震荡了开来!

吼!

类似龙吟之声,响彻开来,滚滚音波震荡之间,附近的空气都是为之爆炸了开来。

“这似乎是龙吟之声啊!”感受着那道同样气势不凡的咆哮声,叶家的修者都是微微一愣,怎么会是龙吟声了?

八大宫府的修者却对此便不陌生,当初他们可是见识到了这青年展示出了龙兽之躯啊!

轰!

惊不断劈下,那般狂暴的姿态让人为之心惊胆战!

吼吼!

高昂,充满战意的龙吟之声不断从湖底震荡开来,那滚滚音波直接是将那湖面所积蓄的寒元之气,掀飞于空,好像骇浪一般席卷开来,在附近那些修者紧张的注视下,那劫雷终于是就此消散,气息逐渐恢复平静。

吼!

当附近的气息恢复平静的时候,那道傲气凛然的巨吼声依旧在那山渊之中回荡着。

“他渡劫成功了么?”音波依旧缭绕在耳附近的修者微微怔了怔,随后相视一眼,问道。

“韩师弟底蕴非凡,这天劫想必难不住他!”邵雷向着旁边那些一脸疑问的师兄弟说道。

“我们就在此等候韩师弟的好消息吧!”那李仁宵说道。

八大宫府的修者都是满脸振奋,眸光瞅向前方的天溟湖时充满了期许之色,眸中那抹火热弥漫开来,好像已经看到了遥远的未来,有着一群修者在一个青年带领下,在这片古来的战域之中,攻城掠地的景象随着浮现在眼前。

呼!

湖底之中,韩宇眸子掀动,在深深吸了口气后,视线便是向着旁边瞅去,在那里,冰麒麟正将他给盯着。

“如今你达到了二劫之境,想必对于这炼域鼎的控制也越发的得心应手了。”冰麒麟眸中有着难得的火热涌出,说道。

“二劫之境,在你我合作,想来是可以将这条元脉摄入炼域鼎之中吧!”韩宇耸了耸肩,眸光掠动视线便向着不远处的一处元脉之眼瞅去。

“若将这元脉摄入鼎中,寒元之气生生不息,往后也就不缺寒元玄脉了!”韩宇眸子一眯,随后手掌一震,碧光闪烁炼域鼎便出现在了身前。

<实现了良性互动效应p> “嗡!”

元神一动,炼域鼎在湖中滴溜溜一阵旋转,便是化为一尊高达三百丈的巨鼎,那纹路流转之时一股磅礴的精力波动便是从鼎中扩散开来,使得附近的那些寒元之气都是溃散一空。

在韩宇踏入二劫境后,这炼域鼎的威力也是开始被逐渐的催发了出来。

炼域空间,摄元夺脉!

韩宇手诀引动,那足以三百丈大小的巨鼎便是在那湖底虚空,猛然翻动以倒扣的姿态悬浮着,那鼎口拂开一道空间气息波动顿时席卷而出,旋即光华涌动,一片蕴含着无上奥义的光幕便是从那鼎口绽放开来,将下方的寒元玄脉泉眼尽数笼罩。

“这气势倒是真不弱啊!”冰麒麟眸子一眯露出惊诧之色,随后身形一掠便是没入了那片光幕之中,准备和配合着炼域鼎一起摄取这条寒元玄脉。

嗡!

见此韩宇手诀引动,那炼域空间一股牵引之力顷刻形成,湖底之中的寒元之气,便好像是受到了牵引一般向着那鼎中疯狂席卷而去,哗啦啦之声宛若惊涛骇浪在湖底响彻了开来。

元气涌动之时,那般狂暴的姿态让得控制此鼎的韩宇都是不由暗暗砸舌,想来他也是没有料到在踏入阴神境后炼域鼎这摄取天地元气的神通会恐怖如斯啊!

呼!

在炼域鼎的牵引下,天溟湖那所积蓄的寒元之气好像是那被煮沸了的开水一般沸腾了起来,整片山渊的寒元之气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汲取着,这炼域空间,就像似一个永远也无法填满的黑洞,在极为贪婪的汲取着这些寒元之气。

“咦,附近的寒气怎么在飞速消散?”

“好磅礴的精力波动啊!”

“在这湖底之中似乎有着一股空间的气息波动传出!”当附近的寒元之气以恐怖的速度消散的时候,那些呆在天溟湖旁边的修者在惊诧之后,不由都露出了怪异的表情,哗然之声在这片山渊之中鼎沸般传荡了开来。

“这是怎么回事?”八大宫府的修者面面相觑,都从对付眸中看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般动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出来啊!

“难道是韩师弟?”邵雷一脸疑惑,心念转动之时不由暗暗砸了砸舌,原标题:北京开往河北的地铁仍未确定上班族:挤地铁难若真如心中所想,那该是何等惊世骇俗啊!

“这家伙莫非真是在抽取这条寒元玄脉?”叶翔眸光转动,在瞧得附近那些疯狂向着天溟湖底涌去的寒元之气后,也是震撼不已,随后他念头转过,便是想起了之前那说过的话语。

“抽取寒元玄脉?”叶家的修者一脸惊诧,说道,“如此神通,可不是一般修者可以办到啊!”

“是啊!”旁边几位叶家的修者都是不由带着几分怀疑,摇了摇头,说道,“这家伙虽说实力不弱,可毕竟不是我雪域之中的人,外界的修者岂有如此底蕴?”

“若说别人或许没有可能,可我总感觉这家伙,深不可测,想来当初的话不是无的放矢。”叶翔说道,“先看看吧!”

旁边的几位修者一脸沉吟,之前他们何尝不是认为这青年会陨落在那天溟蛟手中,可现在不是依旧活得好好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片被寒气所缭绕成的山渊寒气逐渐消散,放眼望去,俨然可以看到远处的一片山峦,现在他们视野开阔,也发现了这片山渊,乃是两各山脉之间的一处交际点,只是地域之宽阔却足以千里,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海峡将两处山脉和深深隔开,在那雾气缭绕时让人看不透那片神秘面纱之下的存在。

哗啦啦!

两天时间,眨眼过去,天溟湖边的修者目睹着附近的寒气消散,天空浮现云彩,随后那冰晶消融,一条条小溪汇集成河,最后汇集于天溟湖之中,终于是形成了一个完全是由水组成的湖泊了。

“这寒元玄脉终于是完全摄入了鼎中啊!”在湖底,青年手掌拂动,那数百丈大小的巨鼎滴溜溜一阵旋转便是落入了他的身前,瞅了一眼这巨鼎后,在那双略显疲倦的眸子中有些笑意浮现。

呼!

鼎中光华闪烁,冰麒麟的身形便是从当中掠了出来。

“现在寒元玄脉已经完全融于鼎中,往后也不用担心没有寒元之气供我汲取了。”冰麒麟眸中有着一丝感激之色,它属于寒属性灵体,得汲取天地寒气才可以提升实力,这寒元玄脉的摄取,无疑给了它享用不尽的元气。

“呵呵,若非你斩杀了那天溟蛟,就算这炼域鼎在神妙也是难以触及这元脉。”韩宇摆了摆手,笑说道。

“既然寒元玄脉已经摄取成功,便把那些家伙唤来,准备开启这天溟宫吧!”落在韩宇肩膀上的九炎天龙挥了挥小爪,指着前方一处湖壁上的宫殿模样的巨门说道。

在这巨门之上有着一块散发着晦涩气息波动匾额,上面天溟宫几个大字气势磅礴,透发着一股古来的气息波动,在匾额下方,是一扇巨大的殿门,光华闪烁之时有着玄奥的纹路流转,想来是这天溟宫留下的禁制。

丹媚左炔诺孕酮肠溶片服用方法
阴道炎的症状及表现
伊春妇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
富士康新招约万人为生产下一代
· 三娃走进电梯营养

三娃走进电梯,恨不得立马飞到财务室。年底领工淘汰落后型号的印花机、热熔染色机、热风布铗拉幅机、定形机资了,总经理室另发奖金,据说还要考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