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得分神之候补第三百九十二章镇魂珠

时间:2020-09-16   浏览:1次

神之候补 第三百九十二章 镇魂珠

“怨灵!”越子墨看着对面,和自己长相无二的黑影,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恐怖的词汇。如此强的怨念之气,今生仅见,除了那传言中的怨灵又会是什么。越子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观察起周围的情形。

此地似幻似真,似虚似实。越子墨静静的闭上双眼,用精神力感受周围的一切。随着他心中安静了下来,不安沸腾的水,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似乎此片海水,会随着越子墨的心情起伏。

忽然,越子墨眉头就是一皱。海水立马感应般的浮躁起来,滚滚气泡浪花。接着越子墨眉宇间,又是快速的舒缓了起来。海水也同时做出了反应,立马变得水平如镜。

“果然如此。”越子墨自语了一句,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原来这里是他的识海世界,而这脚下的海水,就是所谓的心之境地。至于对面的怨灵,自然就是怨灵。

怨灵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看着越子墨暂时没有任何的异常举动。越子墨紧紧地盯着怨灵,那种让他异常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拉入无尽黑暗深渊的感觉。没错,就是这怨灵所为。

之前越子墨还以为,是因为骨剑中怨念太重,所以太会如此不适。自从修炼了《大明王经》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现在看来,一切不过都是假象。

“咯咯~”黑影咧嘴一笑,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声音沙哑,刺耳,又有些向指尖划过黑板的声音,让人一听之下,鸡皮大起。不过随着黑影的笑容,海水之中的黑气,立马从水下全部钻出。并且凝聚成数百团,变为数百和越子墨五官一样的黑影。

数百黑影,同时发出让人难受之极的笑声。接着同时抬起锋利的利爪,向越子墨扑去。那滚滚黑气,极深的怨念,越子墨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雷之衣。”越子墨嘴中咒语一变,身上的雷之衣,瞬间从无形的状态,转变为有形的狂暴模式。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巨大雷弧,如蛇舞一般,向来袭的黑影咬去。可是看似凶猛的数百雷蛇,却并没有对黑影造成什么伤害。

“什么!雷之衣无效!”越子墨一惊,因为所有黑影居然如无物般,从雷丝中穿了过去。眼看就要破开雷之衣的防御,接触到本体了。

“冰凝眼――封霜。”越子墨嘴中咒语快速一变,然后眼中猛地绽放起耀眼的蓝芒。接着一道炫目的蓝芒从双眼中射出,大片冰霜随之出现,整个心之境地温度极度下降,一层层冰霜围绕着越子墨盘旋而出,成螺旋之势向外蔓延。

可是冰刺之谷,在海面出现后,同样被黑影透过。这怨灵到底为何,居然可以无视魔法攻击。越子墨真的有些不淡定了,脚下的海水也随之剧烈的起伏。

“冰凝眼――凝魄雪。”此魔法寄托着越子墨的希望,心中最后的希望。凝魄雪是连阴寒之体组成的鬼魂都能冰封的强大魔法,保护澳大利亚大使馆。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紧急寻求处理150名去中东参战的澳大利亚“圣战者”的建议。希望能对同为灵体的怨灵有效。越子墨抬起头,眼中又是一道蓝芒射出。不同的是,越子墨此时的双眼中,浮现出了雪花的图案。接着蓝芒射入云霄,如烟火一般爆裂开来。

点点雪花飘,浮风吹鬓发。凝魄雪漫天飘落,当第一片雪花,接触到一个黑影后,忽然,整个心之境地,如定格了的画面一样。所有的黑影,身上都出现了一层冰霜。

“呼~”越子墨大呼一口气,脱了般的坐在了海面上。说实话,虽然慢上看似冷清,但是心中还真怕连凝魄雪也对付不了怨灵。毕竟怨灵可是传说中的凶物,也是依靠它才能在梵日的手中逃脱。

越子墨的神情刚刚松懈下来,下一刻,一声破冰裂痕的声音,惊的越子墨直接从海面上跳了起来。“什么!”越子墨眉头紧皱,盯着离自己最近的黑影。困住其的冰层,已经开始露出裂痕。而在冰层下的黑影,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

“吼~”一声吼叫,从哪黑影的嘴中传出。接着又是数声连续的巨响,所有的冰层全部碎裂。数百黑影一飞而起,再次举起利爪向越子墨抓去。

越子墨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现在已经到了拼死一战的境地。于是越子墨闭上了双眼,用精神力精准的感受一切,双手车轮般的捏起法决。正当越子墨浑身上下,开始绽放起紫色光芒的时候,数百黑影离身体也不过指尖距离。

忽然,不知从哪传来一股异香。略一闻之,顿时精神大震,神清气爽。不过黑影问道这股气味,却一个个变得暴躁不安起来。有的更甚抱头在四处乱撞,乱叫起来。

“这是?”越子墨手上的法决一缓,奇怪的寻找异香的出处。四周寻觅不见,转头的瞬间,才发现这异香居然来自自己。不知何时,数团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了越子墨的身体各处。此火不温不热,摸起来异常柔软。最奇特之处,就是那股异香。

细看之下,这蓝色的火焰,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股蓝色气体,充斥则整个心之境地。也正是此蓝色气体,带有特殊的异香,让黑影们不敢靠近。

......

时间在虚空吊坠中,已经过去了三月有余。当初涂山娇娇曾经说过,此行快则两三日,多则月许。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古灯上的南明离火已经越来越小,眼看就要熄灭了。沐清菡来回踱步,不时看向古灯上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蓝色火焰。

又是数个日夜,沐清菡眼皮不敢合上一次。深怕一个不注意,南明离火就会熄灭。不但使出了魔法防护,阻止外面的风吹。白嫩的双手,更是如对待稀世珍宝一般,时刻捧着南明离火的周围。

“涂山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啊。这一转眼,就是半年有余。不是说了,最多一个月就回来么。不会是路上遇见而来什么意外吧。”沐清菡坐在南明离火旁,心中思量起无数种可能。

“哎,怎么还不回来。”

“哎~”就在沐清菡焦急万分的时候,一道白色惊虹从天边飞来,现出了涂山娇娇的身影。可是正当沐清菡露出惊喜的神色时,南明离火“噗”的一声灭了。

“啊!”沐清菡刚刚露出的惊喜神色,一下子就凝固在了当场。涂山娇娇看见此幕,瞳孔也瞬间放大。南明离火为何这么快就熄灭了?虽然自己此行,遇见了一些麻烦。可以说是就死一声,但是总算在第四天,赶了回来。而且为了以防万一,在路上遇见什么意外,耽误了时辰,她特意用精血催动南明离火,应该最少可以维持五个月。

“南明离火怎么这么快就灭了?”涂山娇娇吃惊的问道。

“快?”沐清菡闻言露出诧异的表情。

“我不过去了四日而已,而我留下的南明离火,最少可以维持五个月。”涂山娇娇说道。

“四天?你去了整整半年。难道你不知道,外界过去一天,师父的虚空吊坠是五十年么。“沐清菡说道。

“什么五十年,那对于这里来说,我岂不是去了半年!”涂山娇娇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差点惊的下巴掉了下为掩人耳目来。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有如此异宝。居然能扭曲时间,也可以说有独自的时间。

“涂山姐姐,你不要发呆了啊。看来看看师父吧,南明离火已经灭了。”沐清菡看见涂山娇娇发呆的样子,当即着急的催促起来。涂山娇娇闻言,又是一惊。赶紧回过神来,低身看向地面上的越子墨。

涂山娇娇,盯着越子墨的身体,上下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喜是忧。然后拿出一串手链,戴在了越子墨左手腕上。此手链是由近百颗圆珠串成,呈现檀黑之色,看起来倒像是用什么木质做成。

沐清菡看着涂山娇娇将手链,缠成数圈戴在越子墨的手腕上后,好奇的问道:“涂山姐姐,这是什么?有它就可以救师父了么?”

“此为一种远古辟邪奇效的神木,镇魂木为材所炼。并且还是用罕见的万年镇魂木所炼,就算是怨灵这等凶物,再这串镇魂珠下,也会烟消云散。“涂山娇娇解释道。

“那这么说,师父用不了多久就能醒来了。”沐清菡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涂山娇娇问道。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因为我不知道虚空吊坠内的时间和外界不一样,所以导致南明离火没能等到我回来。我刚才仔细检查了越兄的身体,虽然身体其他地方,并没有怨灵的踪迹。就好像被一股力量驱逐了一般。可惜唯独越兄的识海之内,确是黑气缭绕。所以到底是喜是忧,我也不敢确定。一般来说,如果神魂被怨灵吞噬,身体各处应该都布满怨念才对。”涂山娇娇说道。

“那师父他......”





儿童肚子疼贴脐贴管用吗
吴忠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常州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
足总杯半决赛对阵出炉曼城VS保级队再锁一
· 笔营养

笔,滞缓,写不出昔时的情深意长;茶,轻啜,品的是今日的满怀惆怅;乐,回旋,听那南乡一曲秋夜凝霜。秋风敲寒窗,孑影孤灯两相望,秋雨亦绵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