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猪妖崛起第一百二十七章风起云涌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猪妖下面5个去晒斑的方法崛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风起云涌

这是而康罗伊打控卫。一片五彩斑斓的空间。

可不知为何,在空气中竟富含着大量氧气,与一种说不清是什么的彩色光晕。

大概,是随宫殿一同被'抓'来的吧。

罗阳的关注点并不是这个,他怔怔看着包围宫殿,一块块独立显示的——'液晶'?

呃,应该是叫液晶显示器,虽说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但里面的画质非常清晰,就跟真……

不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得回首望去。

身后,赫然也是一块数米见方的异形屏幕,其内显示的正是二人进入宫殿前的草原环境。

原来如此!

罗阳右手托在下巴上来回摩挲着,眼中不时闪过一道精光。

空间裂隙!

每个独立的画面都是一道空间门户,是勾连万千世界的进出口。

换句话说,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冲突,而且,还指不定是哪个界面的生物来找他们的麻烦。

“跟上!”他面色冷峻的侧了侧脑袋,随后快步冲向最近的宫殿。

必须在别人进入前占据到有利位置,不说当个渔翁,至少看个热闹总比自己上场表演舒服。

罗阳,非常清楚自己最近在做什么,将来要面对的又是什么。

在没有绝对实力前,说什么都他吗是在扯蛋,诛天圣教不会听他哭诉,素法真人不会与他讲理。

想要回五宝,他必须赌上一把。

而这里,或许就是大战前,最后能够提升自己的地方,没人,没人可以阻止!

谁也不行!

……

“禀老祖!西巢镇北百里处,突现宫殿群落,经查,应是当年神战消失的洛神宫。”

“终于,来了吗?”恢宏堂皇的城堡内室,一位白色长眉的三眼族老者自床榻上缓缓睁开额上竖眼,金色的神光中透出股股回忆之色。

“子昱~”老者声音不大,却无视了所有障碍,瞬间在整个城堡内来回荡开:“速来见我!”

嘎吱~这边话音刚落,内室的门便被人从外推开,施施然走进一位白衫青年。

青年唇红齿白,长发自然散落脑后,一根灰色束带,自额间向后系牢,却在正前方显出缕缕怪异的灰光,显然也是位三眼族人。

“师傅!”青年,也就是老者口中的子昱,双手轻轻抚额,随后左右分开缓缓下压,低头行了一个三眼大礼。

老者笑了笑,伸手虚抬:“唤你来,是因为当年的约定已经到了履行的时候,你可明白?”

“当真?”子昱豁然抬首,体内战意蕴而不出。

老者点了点头,神色渐渐转为凝重:“余的话,为师无需赘言想必你也非常清楚。整整三十年间,你的每一次成长都是有目共睹,绝对称得上是我三眼界的年轻辈第一人。但,这次不一样!”

他起身负手而立,定定看向自己的爱徒:

“你的对手,将不再局限于这小小的三眼界,而是来自万千世界的天之娇子、人中龙凤!

就算你有我族千年难得一遇的魂眼体质,可别人同样也有各自的杀手锏在手。所以说……”

<爱马仕供应商货仓失窃500个手袋 价值总计100万欧元p> “师傅!”子昱战意轰然破顶而出,直欲鹰击长空,眼神无畏而又倔强:“徒弟,不会给你丢脸的!”

“你这孩子~”

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光却盈荡着一缕隐晦的欣慰。

当年那个摔一跤都要哭半天鼻子的小家伙,似乎,长大了呢。

……

啪!

“起来!别给老子在那儿装死!”

一座数千米的巍峨高山下,是一座尸体残肢组成的山丘,无数侏儒般的绿皮怪物正疯狂向上冲锋着。

丘顶,则站着两个人类。

其中一位黑衣中年,手持一根满是钩刺的金属软鞭,在击飞不断涌来绿皮的同时,狠狠将鞭子抽向另一位挣扎欲起的黑衣青年。

啪~

“告诉我,你是谁?”

“我~我是孽,孽种~”

啪~

“老子他吗听不见!给我再说一遍,你是谁!”

吼!

那自称孽种的青年却在此时突然一声怒吼,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伸手直接抓住软鞭往自己怀中猛得一扥。

黑衣中年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变故,被拽的脚下一个趔趄,直直扑向了青年。

可迎接他的,却是一只枯瘦黝黑,布满了伤痕的手爪。

呃~啊~他用力掰着扼住脖子的手臂,可那手臂看似瘦弱,实则充斥着爆炸般的力量。

“我,不叫孽种!”青年喘着粗气,眼睛狠狠瞪着,对正在撕咬他的绿皮们视而不见。

半晌,看中年眼睛都开始翻白,他方才一把将其扔向后面,双手交结着轰然捶向尸丘。

嘭!

无数残肢夹带着几只围攻他的绿皮直飞冲天。

他仰天一声长啸,神态狂野中带着无尽疯狂:“薛~恨!我叫薛恨!”

……

而此时的洛神宫内,罗阳与秦家三少,正大眼瞪小眼的深情对视着。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他俩用尽了办法也没打开任意一扇殿门,这些不知什么材料雕出的好像木头一样的东西,其硬度完全超出了两人想像。

“肯定是我们用错了方法!”罗阳捏了捏眉间,猜测的语气缓缓说道:“应该是有钥匙一类的东西存在,蛮力看样子是行不通的。”

“可这上面也没有锁孔啊!”秦秋林上下扫视着面前的殿门,神色微微有些沮丧。

“谁规定钥匙就一定是用来开锁的?”罗阳鄙视的看着他,随后转身面向殿门,神色凝重的低声喊了句:“芝麻开门!”

五分钟后。

秦秋林看着依旧紧闭的殿门,又看了眼'面色红润'的罗阳。

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应该,应该是语气不对!”罗阳似乎还不死心,思考着自言自语自制固件3.93的兼容性相当好。

可边上的秦秋林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他轻轻拽了拽罗阳衣袖,手指着某个方向结结巴巴说了句:“来,来来人了!”

嗯?沉思中的罗阳立马清醒,定睛望去。

确实来了,还不是一个两个,可那压根不是什么人类,而是一群六臂蛇尾人身的怪异生物。

娜迦?

罗阳脑海瞬间蹦出这么个词儿来,却着实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那就姑且先这么叫吧。

他开始打量四周环境,寻找着可以藏身之地,必须趁着这帮娜迦还没进来前,就得躲起来才行。

突然,他眼前一亮。

得,就这儿了!

郑州治疗阳痿多少钱
银川卵巢炎
成都曙光医院男科
相关阅读
冷空气点燃暖经济羽绒被迎来新高峰
· 我站在宁静的小河边营养

我站在宁静的小河边,看着那溪流慢慢流淌。那碧绿的四瓣草在水流的冲击下,一会沉下,一会浮上,像我破碎的心,再难愈合。偶有几条小鱼游来,它...

友情链接